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他山之石

一个驻村工作组组长的日记

来源:[db:来源]|发布时间:2012-04-10|浏览次数:129

2009217
  
今天上午,局领导王振寰、郑福华、韩祥明等送我们三人到村,村里的老少爷们在寒风中敲锣打鼓欢迎我们,又是一次热泪盈眶的感动。
  
中午,村干部在乡政府驻地的一个餐馆给我们接风。一番客客气气的话语之后,我给村干部提了一个要求:驻村期间,村干部只为驻村组安排两顿饭,今天算是第一顿,接风。再一顿是送行,那还要看我们今后的工作干得好不好。两年期间,驻村组所有生活开支一概不用村里负担。
  
进村前,王振寰书记专门和我座谈,在济南学习的马洪军局长也专门打来电话嘱咐,要求我们进村后要出好题目,做好帮扶,树好形象,搞好大家的生活,不给村里增加任何经济负担。
2009年8月 26

  
忙活了一个月,村内一条长近1000、宽6的东西大路终于完工了。

    晚上,村民们纷纷出来散步遛弯拉家常。几个老大娘颠着小脚硬是顺着新修的大街走了个来回,卖农药的三轮车也开进村里,架起节能灯,把高音喇叭音量开到最大,使劲吆喝。
  
我和同事拿了马扎,一起到大街上。这个人堆里坐坐,那帮人堆里停停,赢得了满眼的大拇指,满耳朵的赞扬。10点半了,邻居70多岁的马大爷马大娘老两口还是不想回家。马大娘一个劲的叨叨:上个月一场大雨,这个地方出不来进不去,这下好了!
2009年12月24
  
走近陈启。
  
今天去陈启家的时候,西北风不是很大,却冷得出奇。
  
陈启家里没有生火炉,因为外间的锅灶和里间的土炕连在一起,室内温度倒不是很低。用家徒四壁形容不算过分。通过正堂进入卧室,中间有一道包了塑料薄膜的棉被当门帘。陈启见我们到来,他怀抱两岁的儿子,从土炕的一个角落站起来,显得不知所措。陈启的媳妇就躺在靠近灶间的土炕的一侧,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的和我们打过招呼,便不再吭声。
  
据说陈启家里也有过虽不风光却也衣食无忧的日子。自老母亲脑血栓一病不起后,家里的生活每况愈下。前几年,陈启外出打工,每个月能有千把元的收入,除了给母亲买药治病,所剩寥寥无几。直到40出头的时候,才找了一个外省女人做了媳妇。媳妇过门不久,心脏病复发,无奈之中求亲告友,娘家又出了56万元才做了搭桥手术。这次媳妇患肾积水,娘家又寄来一万元。药费花光,医院下达了逐客令。
  
我们带的钱不多,只有2000元,对于这样的大病户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
  
近年来,农村变化很大,大部分村民都衣食无忧。村民现在最怕的是因病致贫,一个大病户能把亲戚朋友都拖垮。
  
农村现在基本可分为四个阶层。一个是特有本事的人,他们往往办企业,搞经营,有的在城里买房买车。这些人占得比例较小,能到千分之一就不错。第二类是吃苦耐劳又多少有些经济头脑的人,他们年收入一般在5-10万元。这类人比例多一些,大概在百分之五左右。第三类就是我们常说的普通农村大众,他们除了种好自己的田以外,还或多或少的承包一些土地或者做点小买卖。年收入一般在1万到3万之间。这部分人占多数,比例在百分之九十左右。再有一部分就是贫困或者特困户,这些人中大部分是家庭遭遇变故。他们的比例在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
  
温家宝总理曾经说过:解决民生问题要首先着眼于困难群体,因为在中国城乡,困难群体占有相当大的比重,特别是农民。一个舰队决定它速度快慢的不是那个航行最快的船只,而是那个最慢的船只。如果我们改善了困难群体的生活状况,也就改善了整个社会的生活状况。这句话说的真好。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不稳则国不安。是到了解决如何让最后的舰船跟上舰队行进步伐的时候了。
2010
年元月4
  
很多年没有这样的冷天气了。
  
元旦假期三天,今天来村上班,雪花纷飞,路滑难行。同事开车很谨慎,70公里的路程用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达。临近的几个组来电话说也都是同样的情况:水管冻了,土暖气冻了,办公室和卧室内冰凉一片,连蓄满水的塑料大缸也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冰疙瘩,做饭都成了问题。
  
找些硬纸板干树枝,先点火生炉子,随后提了一只水桶到老乡家里讨些凉水。老乡很热情:晚上来家吃饭吧!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室内已经不像先前那样寒冷,脚上的泥雪瞬间在白色的地砖上留下一个个印记。这个时候不能打扫卫生,拖地只会越拖越脏。炉子烧旺了,一壶水很快烧开,咕嘟咕嘟冒着热气,感觉到丝丝温暖。于是用毛巾蘸了热水,一段段在土暖气上热敷。半天时间,一连串的热敷之后,从土暖气的尾端终于摸到了一点温热:真的通啦!
  
暖和了手脚,随即找来一些柴草纸壳木头板,绕门口的自来水管一周,烧吧!三天时间,冻得太久了,不断地添些柴草,火烧得旺旺的。一直烧了一个多小时,水管里才哩哩啦啦的有了动静,随即噗噗噗噗,憋了好几天的水流一下子喷出来,水来了!这个时候的心情不亚于连生几个千金之后东躲西藏终于盼来一个大胖小子一样。
  
做饭吧!沾满水的手拉住厨房的门把手,就被牢牢吸住了。好歹小时候有过相似的经历,不然真的把手上的皮撕下一大块来。厨房俨然是个大冰窖,就连秋后腌渍的一桶咸菜也结了厚厚的冰碴子。上午刚从家里带来的馒头此时已经成了一个个冰蛋蛋,锅啊,碗啊,都冻在一起,气罐里明明还有大半罐煤气,硬是打不出火来!
  
吃什么呢?还是方便面吧!一人两包,就在煤炉子上煮。加点辣椒、虾皮、切上几片冻得跟冰棍一样的火腿肠。也说不上是辣的还是烫的,一边吸溜一边冒汗。呵呵,好温暖!
  
有雪的天才叫冬天,寒冷的冬天才有冬天的滋味。
2010年2月4
  
大年初二,我的好同事、好兄弟、好包友唐宁走了。
  
从县城回到村里,心里一直静不下来。同事唐宁去世的悲伤依然没有抹去。回头看看唐宁那空荡荡的床铺,忍不住泪流满面,再次哭出声来。炉子里的煤快烧完了,懒得去添一些。
  
下午,去县工作队汇报今年的工作打算。晚上,县队安排了晚餐,是年后的第一顿饭。和县队的同志交流,尽量挤出一些笑容,毕竟是大过年的。
  
饭间,原市委组织部下派办主任,现已任利津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的赵绍青过来与我私语。手握得很紧,话却没有,眼圈一红,泪流满面。此刻,我真正懂得了,平时大家私下里互称的包友是什么概念。
  
从去年217号进村开始,唐宁拍了几百张坡陈村的照片。他曾经畅想着我们驻村结束后,用这些照片做个展览,看看坡陈村的前后变化。可惜今后再有的美景他看不到了。
2010年7月1

  
今天是党的生日,我们组织召开了全村党员座谈会。会上,大家异口同声,感谢文广新局的帮扶,高度评价驻村组不给村里增加任何负担的做法。但对驻村组帮助制定的产业规划等几乎没有什么主导性建议和意见。村干部也是一脸的无奈。
  
我们从2007年开始帮扶坡陈村,局里先后投资300多万元,修建了村内大街、文化大院、图书室、网吧,安装了闭路电视,另外还进行了产业、党建、文化等帮扶,村里几乎没有任何投入。四年间,两批驻村组先后多次带领村民外出参观考察养殖种植技术,并且出台了一系列奖励措施。尽管如此,往往是去的时候兴高采烈,回来以后心灰意冷。村民们以种植棉花为主,村里哪怕是最零星的场院地也都分到了各家各户,几次规划都是因为调地难而流产。村干部对此是一筹莫展。
  
我常想,驻村帮扶,当然是我们对村里的投入越多越好,但是,资金投入不是唯一的。今年316日,张秋波书记在后张村调研时提出:要提高农民的素质,通过培训学习、远程教育、科技下乡等形式,加大对农民培训和科技推广力度,从整体上提高农民素质。因此,在帮扶工作中,注重加强基层党的建设、搞好农民的培训教育、引导农民的观念更新等等显得更为重要。

 
Copyright © 2023 三个全覆盖 鲁ICP备05025853号-3 XML地图